Facebook前高管:Uber在上演美国悲剧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12-16 05:54

特拉维斯-卡兰尼克

BI中文站 12月14日 报道

今年缠绕打车服务公司Uber的各种丑闻和争议层出不穷。但是,一个可悲的事实是,几乎任何硅谷初创公司都可能会成为下一个Uber。

风投公司Social Capital的创始人查马斯-帕里哈毕提亚(Chamath Palihapitiya)称,这是因为每个初创公司都被鼓励用Uber使用的“不惜一切代价求发展”的模式来开展业务。查马斯是一个成功的风险投资家,一向敢于直言。他的公司投资过云存储公司Box、企业通讯与协作应用公司Slack、在线调查系统服务网站SurveyMonkey和企业社交网络Yammer。但是,他最出名的身份是Facebook早期的高管,他帮助该公司顺利渡过了早期的各种丑闻。

最近,他表示他对于Facebook在当今世界中扮演的角色感到“非常内疚”,声称该社交网络“破坏了社会的运行方式”。他还补充说,“在我们的内心深处,我们都知道可能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Facebook后来回呛查马斯,指出该公司现在与他六年前离开的时候相比已有了很大的变化。)

现在,作为风险投资家,他认为虽然初创公司的CEO及其高管应该承担错误决策的责任,但是风险资本家也难辞其咎。他们资助了初创公司,列席了它的董事会,并给这些CEO提供了咨询。

Uber是极端的例子。他说,Uber在今年突然失宠“是美国悲剧在一家公司的上演”。

“不惜一切代价求发展”

查马斯-帕里哈毕提亚

他说,所有成功的公司都会经历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生存。“活着……快要死了……要么奋起一搏,要么赶紧逃命”。

在这个阶段,“每个人都会不惜一切代价求发展”。

“大多数公司失败了,因为它们的经营者没有足够的资金供他们在失败的恐惧中奋起一搏。”他说。Uber就是这样寻求市场、谋求发展的典型例子。

但是,在第一个阶段获得成功之后,初创公司往往会进入第二个阶段——“跌倒”。

“你在第二阶段要做的事情就是应付第一阶段发展留下来的道德意义。”

在Facebook发展的早期,“它也牵涉到很多道德方面的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有关隐私的问题,即收集和使用用户的信息,以打造针对性的广告。”

他认为,Facebook现在仍然在应付这方面的问题。

对于Uber来说,“这不是数据隐私的问题或司机工资的问题。他们需要处理乘客和员工的最基本的安全问题以及充斥着性别主义的文化和各种不可接受的行为。”

随着这些问题通过媒体报道和法律官司曝光,Uber的最大投资者Benchmark在公司内部开始宣战。它领导投资者站出来,迫使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辞职。在卡兰尼克试图回归的时候,该投资机构还将他告上法庭,力图阻止他回归。

不能视而不见

Benchmark合伙人比尔-柯尔利

Benchmark是Uber公司的主要投资者和董事会成员,它起诉Uber公司是极不寻常的举动,即使按照硅谷的标准来评判也是如此。很多业内人士好奇这样的举动是否会玷污Benchmark的名声以及断送它未来可能与初创公司和企业家进行的合作。

但是,查马斯认为,Benchmark的做法很正确。

“我们可以责怪作为董事会成员的他们,将发展阶段发生的事情归咎于他们,但是他们是在按照大家制定的规则行事。最重要的是,在第二个阶段,他们没有对公司发生的事情视而不见。”

他还补充说,“当公司发生不好的事情时,不管它的经济动机是什么,你都有道义上的责任站出来,维护你认为正确的东西。”

他指出,起诉联合创始人兼CEO可能会让其他初创公司创始人疏远Benchmark,避免与它合作。“但是,我很高兴他们做了这样的事情,因为如果他们不这样做,那么他们可能会受到良心上的谴责。”

Uber现在处于第三个阶段,也就是重建阶段。“我们会拭目以待,看看新的CEO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能不能改变该公司的文化。在这个公司,似乎所有人都模糊了是非界限。”

查马斯称,只有时间会告诉我们答案。但是,有一件事是确定的,Uber的不惜一切代价求发展的心理,并不只有它才有。也许,Uber将能够给其他初创公司提供警示。也许,它能够起到灯塔的作用,指引其他公司沿着正确的航道前进。(编译/乐学)

美国Business Insider作品的中文相关权益归腾讯公司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等。微信公众号:BI中文站。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